脑洞无下限

这里是阿越
目前全职高手,黑篮,APH活动中
全职叶方,叶攻帝国子民,点心大大nc厨
黑篮火青,青受
APH折槛组,丁受

长安,长安

(1)

杨威有点后悔没有听师兄的话多带点银两,不然不至于在路上就因为贪杯把盘缠喝个精光导致没钱买干粮果腹找客栈住宿。
好不容易找到个破庙解决了住宿问题,早上刚精神抖擞的进入洛阳居然就碰到洛阳下雪了。
真倒霉,杨威心想。
今天洛阳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人们纷纷紧了紧衣襟,加快回家的脚步。
此时没人注意到阴暗的小巷子里坐着一个男人,他蓬头垢面破衣烂衫,半长的头发挡住了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杨威对着手掌哈了口气,迅速的搓搓手,但还是没什么大效果,这雪天冻的他手指通红。
“早知道会下雪,今日就不入城了,现在也赶不及出城回城外的破庙,天这是要亡我啊。”杨威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是在抱怨。
他拿起身边的酒坛子往嘴里倒,结果坛子里什么都没倒出来,不死心的又倒了两下,见还是如此,心情本就不好的他把坛子扔向了墙壁。
“谁在那里?”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吓得杨威哆嗦了一下,闻声望去是一个穿着红袍银铠的军爷。
糟糕,杨威心里暗叫不好。
看这打扮不是一般的长从宿卫,倒挺像大名鼎鼎天策府的军爷,这刚到洛阳就惹到个麻烦,看来以后没什么好果子吃了。想到日后蹲墙头看看风景都要被赶走,杨威就觉得一阵忧伤。
“你为何坐在这?”军爷走进巷子里,蹲下来与杨威对视。
军爷的声音不大,但语气有种不容忽视的威严,不怒自威。
“哈哈哈……”杨威先干笑了几声,心想初来乍到还是低调为好,于是低着头道“小的是乞丐,今儿出来乞讨,没想到下雪了,就只好坐这避避雪。”
军爷上下打量了杨威一番,又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让他心里不安的打鼓。
自己这破衣烂衫的狼狈模样挺像乞丐的吧?杨威心想。
“坐这里避雪?”军爷移开视线环顾四周,“兄台真是好雅兴。”
“哈哈哈……”杨威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继续笑。
军爷没有接着询问他,而是转身准备离开。
这让杨威松了口气,然而还没松完一口气,他就感到身上多了件东西,低头一看是军爷身上的披风。
“我身上暂时只有这个,你先披着,等我片刻,待我去府里给你拿几件衣服。”军爷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诶,我说……”杨威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这闹哪样啊,自己等还是不等?但总不能带着披风离开吧,被人抓到还以为我偷有钱人家的东西呢。
杨威看着一看就知道很值钱的披风叹气。
唉,这人怎么那么麻烦!杨威心里纵然不爽,也只好乖乖等着。

大约几柱香的时间,军爷真的拿着几套衣服出现了,手里头还提着个食盒。
老天开眼啊,这军爷原来是个好人!看来今天终于不用挨饿了!
杨威对着食盒差点流下口水,想到军爷还在,硬是给咽了回去。
“谢谢这位军爷。”杨威忙道谢。
“先不忙谢,这衣服你穿上。”军爷递上衣服,杨威慌忙接过换上。
杨威虽然比军爷矮了小半个头,但他身材很壮实,穿着军爷拿来的衣服居然还挺合身。
就是这衣服太华丽了,杨威蓬头垢面的与华丽的衣服很不搭配,而且他从小没过过锦衣玉食的生活,突然穿那么好的料子居然很不习惯。
见杨威换好衣服,军爷拿出木梳示意杨威梳头。
杨威不情不愿的梳理有点打结的头发,一张虽然长满胡茬但仔细一看还算潇洒的脸总算露了出来。
见杨威把自己打理的似模似样了,军爷递给他食盒,并让他把披风拿来。
杨威赶紧把披风送上,双手接过食盒就迫不及待的准备开吃。
军爷披上披风,也没多留,看杨威对着食盒眼睛发直,憋不住想笑,最后硬是只勾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
“这东西你拿去吃,食盒不用还,离这不远的是洛河北北市,有给行脚商入住的客栈。”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串铜钱塞给杨威。
“这个你先拿着,快宵禁了。”还不等杨威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杨威见军爷走远了,颠颠铜钱,笑得像朵绽开的花,“总算有钱买酒了!”他开心把钱放进衣衫里,打开食盒就狼吞虎咽一番,跟个饿死鬼似的。
吃饱喝足后想到军爷提醒的宵禁,便拿着食盒拍拍屁股走了。
得赶紧赶在宵禁前入住,不然到了时候自己若还在闲逛,就肯定要去吃牢饭了。

杨威刚一到北市,就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他若无其事的继续赶路,想看看跟着他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几位兄台,你们已经跟了几条巷子了,请问找在下有何贵干?”七转八弯到了一条僻静的小巷,杨威停下脚步出声询问。
没多久,从矮墙上蹦出几个男人,领头男人的头发不长,用一条青色的布条随意绑在额头上,倒也挺潇洒不羁。
“把怀里的银两交出来就可保你小命。”一个类似跟班的男人对杨威伸出手。
“如果我拒绝呢?”杨威笑着拍开男人的手,摸向腰间的树枝。
“你用这么一根破树枝就想打架?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在北市的名号。”另一个跟班抄起棍子就冲杨威面门砸去。
杨威不急不慢的躲开,用树枝戳这人的腰眼。
被戳的男子发出难听的惨叫,倒地不起。
见同伴已显劣势,一旁的其他人也纷纷叫嚣着冲上前,把杨威围了个结结实实。
杨威也不慌,在人中间站定,运了口气就朝其中一人冲去。
一群人战作一团,谁也没捞着什么便宜,纷纷都挂了彩。
“好了,都住手!”带头的那个男人在旁边围观了好一阵突然冲着手下们喊。
一群人听到声音瞬间停下动作,杨威拍拍身上的灰,擦干净嘴角的血,嬉皮笑脸的凑过去。
“怎么?不要银两了?”杨威把铜钱拿出来抖抖,又放回怀里。
“你这点小钱谁稀罕。”男人不屑的说,“我看你是条汉子,三日后还是此地再见如何?”
“怕你不成?”杨威挑眉,笑的嚣张。
男人没继续理会杨威的挑衅,带着手下就消失了。
这场斗殴持续的时间不久,好在赶在宵禁前结束了,也没发生什么骚乱,不然碰到个长从宿卫闹不好就得待牢里关个几日。
杨威瞬间又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tbc

评论

© 脑洞无下限 | Powered by LOFTER